本篇文章1719字,读完约4分钟

  “乘客坐着时会感到舒适”[S2/]

  2月10日凌晨3点30分,119路公交车司机陈雷早早来到公司接车。

  这是上海所有企业复工的第一天。在上车前,他需要检查当天车辆的消毒情况,做到“闻一闻,看三遍”,闻是否有消毒气味,检查消毒标志和消毒记录是否准备好,打开车辆的新风系统、门窗通风不少于5分钟。

  半个多月以来,陈雷每次都要这样做,但他做得非常认真和小心。他说:“今天大家都要回去工作,公交车上肯定会有更多的乘客。我会小心翼翼地做这件事,这样乘客们就可以坐着了。放心吧。”

  陈师傅通常小心翼翼地拿一块干抹布。在等待通风的时候,当他看到座位和扶手上有消毒剂残留时,他会到处摸它,然后把它擦掉。他说:“消毒剂有很强的腐蚀性。就像我们的第一辆公交车一样,人们经常会遇到消毒剂不干燥,乘客不小心拿到的情况。这不容易洗。我先把它擦掉,然后乘客就坐。它将是舒适的。”

  陈师傅也是浦东公交阳高公司防疫志愿服务突击队成员。在疫情初期,他响应支部号召,提前加入到疫情防控的第一线,并与18名同事一起递交了《战争请柬》,发誓要投身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线。为此,他放弃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和妻儿呆在家里,积极为公司布置的各项防疫任务服务。

  4:30忙

  凌晨4点30分,调度员范急匆匆地进入周浦东站调度室,开始了她忙碌的一天工作。

  第一件事,她首先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窗户,把红外线温度计放进口袋,然后跑去准备消毒剂。她必须在每个人来之前完成消毒工作。装满一桶消毒水通常需要十多磅。范试了几次,终于把沉重的水桶扛在了肩上。在她喘不过气来之前,她赶紧给乘客接触较多的地方消毒,比如厕所、候车室和扶手。

  早上5点05分,离第一班车发车还有15分钟,司机们陆续到达。她拿出一直拿着的温度计,给每个人做了岗前温度测量和记录,并给每个人分发了口罩。随着新年第一天上班,客流也上来了。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和不耽误他们的工作时间,主动加入到了各条线路的温度测量工作中。她一直忙到早上高峰时间结束,人流也少了,所以她有机会回到手术部,吃了一口面包当早餐。她早就习惯了这种工作节奏。没关系。在她吃完面包之前,她开始给还没有回上海的同事打电话,一个接一个地在家里独自观察,祈求和平。

  我们是您强大的“志愿者团队”[S2/]

  “金桥路有两条售票口,洗手液的用量很大。建议增加洗手液的供应。”

  “一些司机报告说,消毒标志贴在前面,影响视线,可能会影响驾驶安全。”

  “商场路的口罩库存不足,需要转移货物”…

  每天早上8点前,浦东公交公司下属的阳高公司防控志愿者小组开始活跃起来。每天,人们都能在人群中看到到处都是喊叫的声音。过一会儿,洗手液就用完了,过一会儿,缺口就被盖住了。无论如何,在人们感到“不顺眼”的地方,每个人都习惯于在群体中大喊大叫,因为有人会立即做出反应来帮助你解决问题。

  1月29日,在得知前线岗位短缺的消息后,高阳公交管理人员自发组织了这次志愿者救援活动。仅在三天内,来自不同部门和办公室的60多名管理人员就主动报名参加了这次活动。人们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,但是该怎么做却让每个人都感到困难。这时,作为领导者的高阳总部第二支部书记张莉提出了一个方向:“现在第一线是最困难的,让我们到基层一线去看看下面缺了什么,我们可以帮着补上什么。”忙碌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,每个人每天都轮流改变时间表,从简单地看看每个人都缺少什么到帮助他们。

  2月8日下午15时,在商城路公交枢纽值班的戴孝反映:“目前车前的消毒标志不合理,可能存在安全隐患,遮挡了司机的视线。”5分钟内,公司负责人收到了这篇文章。信息,并回答“公司已经知道此事,现在正在协调。”仅45分钟后,公司统一调整了消毒标志的悬挂位置,有效避免了事故隐患的发生。

  原来,根据公交行业防治工作的有关规定,为了应对返程和返程客流的双高峰,从2月8日起,公交车必须附有消毒记录和“一车一卡”的消毒标志。因此,阳高公交车连夜紧急安排了消毒宣传工作,统一安排在车前右下角。然而,由于时间限制,没有考虑所有的模型,所以志愿者在使用的第一天就发现了它。

  只要你眼中有生命,你手中就有生命。面对疫情,浦东公交车上的人们冲到了第一线,勇敢地抗击疫情。

  来源:上海热线新闻网

  标题:“一闻二看三开” 复工第一天 浦东公交人准备好了

  地址: